专家称鄱阳湖老爷庙水域无特别 被称中国百慕大

2020-05-20 04:36

鄱阳湖老爷庙水域

鄱阳湖老爷庙水域


明代青花瓷片 原是山上捡到

明代青花瓷片 原是山上捡到


  编者按:

  很佩服熊建华的文笔,更感谢熊建华的诚实,否则我们还要被神秘鄱阳湖沉没宝船折腾得七荤八素。

  这是一次令无数读者血液沸腾的大勘察,内容还是与“魔鬼水域”、“宝藏沉船”有关,但是结果却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让想象力再丰富的读者也要甘拜下风。

  尽管作家让专家一通白忙活,读者还是有收获的,比如魔鬼水域并不可怕,又比如宝藏沉船并不存在等等,至少我们还没有一直被“逗你玩”下去。

  日前,为期1个月的鄱阳湖老爷庙水域水下文物磁法探测工作水上作业已经结束,这次物探的主要目的一是寻找水下沉船,尤其是那艘传说中满载金银的“神户丸号”,二是详细勘察鄱阳湖老爷庙水域,揭开“中国百慕大”的谜团。

  物探工作结束后,有媒体报道称,这次物探发现了大量明代中晚期的青花瓷和仿龙泉窑青瓷,这是不是意味着鄱阳湖的湖底之宝很快就将重见天日?然而,经过记者的调查却发现,这一大规模的探宝活动,竟是由一个天大的误会开始的。

  神户丸号沉船 竟是天大误会

  60年间沉没在老爷庙水域的100多艘船里,“神户丸号”是最有名的,当地一直流传着1945年一艘满载着从中国掠夺的金银珠宝的日本战船“神户丸号”在这片水域沉没的故事,因此,寻找“神户丸”号也被列为此次物探工作的第一任务。

  “我也是对这艘沉船感兴趣,所以两三年前就联系了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但是还没开始物探呢,我就知道了‘神户丸’号是不存在的。”此次物探工作的负责人中国地质大学地球物理与空间信息学院教授王传雷说。

  就在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公布了物探工作计划后不久,一位叫熊建华的南昌市民主动打电话给《江南都市报》,作为南昌天海影视公司的总经理,同时也是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家协会的会员,熊建华专门从事剧本创作已有数十年,他告诉记者,“神户丸号”的故事出自《令人恐怖的“中国百慕大”——来自鄱阳湖“魔鬼三角”的报告》,这是一篇他20年前应《垦春泥》杂志之约写的小说,小说发表后被国内外数百家媒体疯狂转载,他自己都没想到,这故事传着传着居然就有人信以为真了。

  当初为了显得逼真,熊建华还在小说里写到沉船事件被《民国日报》进行了报道,导致媒体记者和文物工作者反复查阅1945年的《民国日报》及其他当时的各类主流报纸,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

  看到因为自己的小说,文物考古专家准备亲赴老爷庙进行勘察,熊建华觉得自己再不把事情说出来,就等于是对着全国撒谎了,同时,他对因此而付出辛勤劳动的文物考古专家表示了歉意。

  而王传雷教授在经过磁场探测后,也肯定了熊建华的说法,此次物探的14平方公里水域内不存在任何金属沉船,“金属沉船的磁场特别强烈,如果有肯定能发现到。”

  明代青花瓷片 原是山上捡到

  关于此次物探工作的报道,几乎都会配发一张瓷器碎片的照片,照片中既有明代中晚期的青花瓷片、仿龙泉窑青瓷片,也有少部分白瓷和黑釉瓷,媒体称,此次物探在老爷庙水域发现了大量瓷器碎片,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是否已经找了一艘满载瓷器的沉船,就像当年的“南海一号”。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现在连国家文物局都在问这个事情,其实,我们从来没有对媒体说过这样的话。”江西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樊昌生刚从国外出差回来就忙着澄清事实。“那些青花瓷根本不是从水里捞上来的,是我们从老爷庙水域附近的山上捡的,为的是测试瓷器的磁场感应强度。”王传雷教授说,“但这些瓷片的发现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通过捡到瓷片的位置可以判断出明中晚期时鄱阳湖的水量相当大,水位比现在高一二十米。”

  对于这些瓷片的价值,樊昌生表示“并不值钱”。“这些瓷片只能是提供线索,但并不能说明问题。岸边有瓷片并不能表示湖里有沉船。

  神秘百慕大说 其实没啥特别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