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科大校长称市长任校理事长是当下必要选择

2019-11-04 04:17

  昨日深圳媒体报道称,在南科大首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上,覃正被聘任为该校副校长,将主抓学校后勤、基建等工作。南科大首届理事会理事长由深圳市长许勤担任。

  王穗明吴以环任副理事长

  昨日《深圳特区报》发布消息称,7月15-16日,南方科技大学第一届理事会正式成立,并在麒麟山庄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南方科技大学(筹)、政府、教育界、企业界共20名理事参会。南科大第一届理事会理事长由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勤担任,经理事会批准,副理事长由市委副书记王穗明、副市长吴以环、省教育厅副厅长魏中林担任;秘书长由市政府秘书长李平担任。

  据介绍,会议听取了朱清时关于南科大办学方案和发展规划思路的报告,并进行了认真讨论研究,就进一步完善方案和规划作出了安排;审议通过了《南方科技大学理事会章程(试行)》、《南方科技大学第一届理事会常务委员会和专门委员会设置方案》、《南方科技大学副校长遴选标准和程序》;一审了《南方科技大学章程(草案)》;聘任覃正为南方科技大学(筹)副校长。

  南都记者注意到,覃正是深圳市委组织部5月份公布的南科大正局级副校长职位九名考察对象之一。公开资料显示,覃正1958年2月生,湖南石门人,博士,教授,获聘南科大副校长前,任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院长。

  副校长主管后勤基建

  昨日,朱清时在深圳录制湖南卫视《岳麓实践论》节目时说,在本次副校长的选拔过程中他一直都在参与。他表示刚与覃正见过面,觉得他是一个很有魄力、能力的学术型管理人才。学校给他的初步分工是主管后勤、基建,“希望他能投身这些完全服务性的工作中,而不要牵挂他的专业。”

  此前南科大两名“局级副校长”的选拔曾引发热议。昨日朱清时再次澄清,他到深圳当校长的时候,确曾给政府写信提到学校两名行政副校长由政府委派,主要负责跟政府的沟通,但他没想到会配备“局级干部”。朱清时强调,目前只聘任了一位副校长。7月1日生效的南科大管理临时办法已经明确,接下来副校长的选拔将由南科大发布广告,由国内外各高校推荐,南科大筛选后交理事会讨论。最后由校长提名,理事会任命。

  ■ 对话朱清时

  高调是为了生存

  有人认为我说得太多,得罪了不少人,但如果我不说,根本连生存机会都没有。

  ——— 朱清时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昨日南科大校长朱清时从紧张的工作中抽身,在深圳为湖南卫视《岳麓实践论》录制了一期节目。现场播放的两年前朱清时踌躇满志的视频,反衬出当下这位老者的清瘦、焦虑与忧愁。从安徽远道而来的近十名中科大学子,希望老校长多“笑”。这位以坚强意志出名的改革先锋,自称看到某篇知心评论“几乎流下泪来”。

  “越困难,我就越坚定”

  主持人:最开始请你来当南科大校长,你是很犹豫的。现在后悔了吗?

  朱清时:如果知道会出现这么多的困难,当时绝不会答应。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我绝不会放弃。最近我看了笑蜀的一篇评论,说南科大校长朱清时“终于要求我们宽容改革者,这种要求很悲凉”,我看到这段话,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改革当中会出现各种事情,包括改革者会出现失误。南科大的改革尤为困难,有些事对我本人以及南科大的伤害很深。出现这种事情,怎么办呢?只能请大家对改革应该宽容。

  主持人:你有没有考虑过退出?

  朱清时:我认真思考过,也考虑给南科大推荐一个比我更合适、更年轻的人。如果有适当的人选并被接受的话,我就隐退了。但现在南科大这件事牵动全国人的心,在没有找到之前,再困难我都要坚决顶住。在南科大低潮的时候,如果我抽身离开,那就无异于逃兵了。我的性格是绝不会当逃兵。越困难,我就越坚定。一定要走出困境。

  “不说话,连生存机会都没有”

  主持人:社会上确实有一些对你不利的言论,有人批评你太过高调。

  朱清时:我到深圳后发现处于尴尬境地,南科大的工作非常难开展。怎么办?只有一个选择:告诉社会我们想怎么办,希望大家给我们一个生存权,让我们做实验。现在还有人认为我说得太多,得罪了不少人,但如果我不说,根本连生存机会都没有。

  主持人:港科大三教授的理念是“无制度设计不足以谈改革”,你觉得他们的观点有可取之处吗?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