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基金被指微博打拐未出钱 回应称已支付21万

2019-09-11 22:12

  南都讯 记者严铧 发起“微博打拐”行动的知名学者于建嵘日前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壹基金介入儿童救助项目之后,没有就“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这一项目给过一分钱。壹基金秘书长杨鹏17日接受南都采访,对此作出回应,按照财务管理规则,壹基金的确没有给钱给于建嵘,但在儿童救助项目上,壹基金已经签订了120万元的资助款,并已经支付了21万元。

  于建嵘:壹基金来了后要我们捐钱

  在本月1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的发起人于建嵘在深圳出席一场演讲活动,据当地媒体报道,于建嵘在演讲中提及“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并对壹基金在该行动上的努力提出了质疑。于建嵘说:“到目前为止,壹基金没有拿一分钱出来,来了以后要我们捐钱,包括我和李承鹏都捐了一万,我们这边总共捐了100多万。”

  “但是他不把钱给我们,他说你用这个钱必须要有一个社会组织。我说这是不行的,我们就是几个志愿者,到哪里组织社会组织呢?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拿壹基金一分钱,他们没有给我们一分钱做‘随手拍打拐’。”于建嵘说。

  南都记者发现,早在今年6月6日,于建嵘也曾在微博上表达了类似的意思,表示“@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没有用过壹基金一分钱,壹基金必须尽快落实红河项目。否则,就应把钱退给网友。”

  壹基金:这只是事实的一部分

  “这个事情有点突然。”对于于建嵘的说法,壹基金秘书长杨鹏在17日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第一句话如是说。他接着说:“他说的是事实,但只是事实的一部分。”杨鹏向南都记者详细说明,壹基金在儿童救助的项目上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包括与相关方面签订了总额为120万元的资助协议,目前已拨付了21万元。

  据杨鹏介绍,自今年2月19日,壹基金与于建嵘等人成立儿童救助小组后,2月28日,壹基金派出一名战略部的官员与于建嵘、薛蛮子到云南红河州垤玛乡进行调研,调研中于建嵘向媒体披露要在垤玛乡投30万建一个童话园,出资5万给50名儿童给予生活补助。

  3月15日,儿童救助工作小组对红河垤玛乡的情况进行了专题讨论,并决定出资20万元对“宝贝回家”儿童救助网站予以改造升级,同时决定对于建嵘动议的红河垤玛乡及河北保定童话园的项目动议进行再调研。

  4月26日,壹基金与垤玛乡政府签署总额为1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协议,用于50名贫困学生2年的生活补助。协议签署后,第一年度的助学款5万元划拨到垤玛乡政府账户,已发放给50名贫困儿童家庭。本笔捐款由薛蛮子指定捐赠。

  2011年5月19日,壹基金与“宝贝回家”签订20万元的协议并已拨付第一笔网站升级费用16万元。

  7月3日,壹基金与垤玛乡五所学校签署了援建五套壹乐园体育游乐设施共计50万元的备忘录。

  7月5日壹基金与红河县教育局正式签署童话园建设备忘录,由红河县教育局负责童话园的建设和后续管理,金额为40万元。

  “双方没找到恰当的合作方式”

  尽管如此,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杨鹏还是表达了自己的“道歉”,“在壹基金刚刚成立,战略还未形成的时候,还没有成形的规划与预算,我仅仅基于一种社会情感,就匆匆忙忙建立这么一个合作关系,给壹基金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很多风险。”他说,在红河州垤玛乡的两个项目仓促上马,实际上还没通过理事会决议。“在3月份时只是初步设想,但当时媒体纷纷刊登这个消息,给了我们很大压力。”

  对于于建嵘的质疑,杨鹏担心会引起公众的一些误解。他评价于建嵘是“一位可爱率性、个性强悍的知识分子,有强大的舆论影响力”,并表示双方一直是朋友,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方式。他说:“壹基金来之不易。我们在没有找到恰当的合作方式的情况下,做了一个不恰当的合作安排,这个安排让于建嵘很不满意,也让我们很苦恼。”他表达了个人对于建嵘的尊重,但“我个人比较尊重的人,并非就是壹基金合适的合作对象”,杨鹏希望能跟于建嵘在研究、宣传和舆论方面进行合作。最后,他希望于建嵘“看到这篇采访时,不要太生气”。

  “壹基金的确没有把钱给于建嵘,这主要是考虑到他们几个志愿者只是自然人,壹基金从财务上是无法与自然人进行大资金的对接的。”

  ——— 壹基金秘书长杨鹏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