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出租车调价听证两套方案均为涨价遭质疑

2018-07-10 18:07

广州出租车运费调价听证会,政协委员韩志鹏带着折凳愤然离场。何奔/CFP

广州出租车运费调价听证会,政协委员韩志鹏带着折凳愤然离场。何奔/CFP


  尽管广州市出租车价格听证会已于7月18日结束,但当地老百姓关于此次听证会的讨论却越发热烈。焦点内容包括:为什么听证的两套方案都是涨价方案?为什么油价上涨的成本全部由消费者承担?为什么出租车司机上缴的“份儿钱”不下调?甚至连听证代表的遴选过程也成了当地百姓热议的内容。

  据介绍,此次听证会共设立两套听证方案。方案一规定车用液化石油气零售价格4.5元/升为基准气价,其对应的出租车基准起步价为9元/2.3公里;营运时速低于12公里收取营运候时费31元/小时,晚上12时至次日早上6时加收夜间附加15%。方案二规定车用液化石油气零售价格4.8元/升为基准气价,其对应的出租车基准起步价为10元/2.5公里。

  两套方案均规定,车用液化石油气零售价格变动超出基准气价区间时,启动调整起步价;以后每变动0.83元/升,出租车起步价相应变动1元,续租价维持2.6元/公里不变。

  在当天的听证会上,25名听证代表中,仅有2名赞成方案一,21名同意方案二,另有2名代表无明确表示意见。但根据广州市物价局此前公布的信息,这两套听证方案都不会是最终方案,该部门会根据听证会与会人员提出的意见以及社会各界包括媒体近期提出的建议,对方案进一步修改和完善,报市政府审批同意后方能实施。

  政协委员带来第三方案

  听证会之后,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的名字多次见诸报端。原因是,听证会当天,这位候补听证代表自带小板凳,候在听证会现场门口,但终究未能如愿进场参与讨论。

  7月17日晚间,韩志鹏曾发出一则微博,透露自己和物价部门的一段对话。在对话中,广州市物价局价格管理处一位副处长对韩志鹏说:“你也是个名人了,但我不能保证明天你能进去,这里面有个程序。”韩志鹏则回复说:“放心吧,我会对我的行为负责,听证会我一定要去,但如果我这个候选代表递补不上去,我也不会‘闯关’,就在门外候着。”

  据韩志鹏说,他是第一个报名参加这次听证会的消费者代表,但只获得了候补第二的资格。也就是说,只有当有两名听证代表缺席,他才能参加听证。

  听证会刚刚开始时,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多名记者并未能如期进入会议现场,被阻拦的原因是:“未提前半个月沟通,现在会场位置已排满,没有坐席,不得进入。”

  就在记者徘徊于会场外时,看到韩志鹏提着一只塑料彩色小板凳走来。他的出现立刻引起留在会场外部分记者的关注,而他本人则表示:“我怕他们拦我进不去,我不会强行闯关,所以我带了个凳子,准备坐在会场外面等。”他说自己带来了第三个方案。

  韩志鹏的“第三个方案”核心观点是,取消在起步价中收取的燃油附加费,应把燃油附加费体现在出租车的续价中,通过行走公里数的长短,来决定收取燃油附加费的多少。

  他表示,作为候补代表,在等候听证会召开期间,除了在自己的强烈要求下拿到一份相关资料外,再没收到任何相关单位的通知。听证会召开前一天,韩志鹏还拨打了广州市物价局相关负责人的手机,但对方却没有接听。

  “我今天还是要来,进不去就在门外候着。能通过媒体,把我的声音传达出去就够了。”韩志鹏表示,听证会上提出的两个联动方案,看似公平,实则不公平,因为燃油附加费不顾旅途长短,以同一标准收取,对短途客来说是很不合理的。

  最终,因不满主办方不允许发言代表在会场外接受采访,他拿起板凳愤然离开。

  调价方案应首要考虑消费者和司机

  在保安人员不注意的情况下,本报记者最终“蒙混”入场。听证会一开始,广州市物价局价格管理处一位副处长就宣布对方案一进行修改,将原先“晚上10时至次日早上6时加收夜间附加30%”,改为“晚上12时至次日早上6时,加收夜间附加15%”。方案二保持不变。

  听证过程中,有21位听证代表明确表示支持方案二,总体原因是认为该方案充分考虑了价格上涨因素,比较简明扼要,通俗易懂。但不少支持方案二的代表还是指出了其中的不足。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